张芫芫

人活着总要热血一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陆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占tag致歉】签人身约的晋江新合同

悬光:

各文学网站和作者签合同,有签作品的,有签笔名的。晋江文学城新出了一版合同,与众不同,签约范围不仅包括作者在网文界的作品、笔名,甚至涉及到绑定了作者的三次元创作。新版合同中,晋江要求拥有签约作者的独家代理权,包含且不限于著作权法第三条的所有创作作品


这意味着什么?你的网文都由晋江代理也就算了,用你的本名在内创作的任何作品,也都适用于晋江的这个协议。晋江有权管你要代理费。


也就是说,你没事画个漫画,在乐乎、知乎上写个文章,在橙光做个游戏,都属于违约


假如你在三次元是设计师、编剧、画家,你用这些作品赚到了钱,都要给晋江代理费


签了这样的条约,你说,工作的时候三次元哪个公司愿意要你?


晋江愿意要你啊。你可以全职嘛。但是,有没有五险一金,有没有保底、全勤?


对不起,好像都没有。你想解约?也没有那么容易。




很多作者年纪小,还是学生,还有很多作者不是从事法律相关的工作,认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签的时候没有考虑清楚就签了,觉得出问题也不一定能出在自己头上,问题是这种事情谁能说的准呢?还有更多的人,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签了约的作者不好说话怕爆马甲,小透明说话影响有限。新浪有一条说这件事的长微博,结果被举报删掉了。




非常抱歉占了tag。作为一个小透明,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在这里求转,求扩。往小了说,合同影响的晋江的作者、读者,往大了说,这几年关于版权闹出过多少事大家都知道。是,大家可以选择不签晋江,但如今有一家网站开了先河,难保以后家家都有样学样。只要开了这个头,以后只会越来越没底线。


为了自己创作的权益,为了自己喜爱的作者和作品,希望晋江能更改条约。


代理权的范围不包含三次元的其它创作,这是底线




详细情况请看链接,链接里内容比我描述的更准确,更有理有据晋江签约作者控诉晋江文学城霸王合同








相关帖子请看这里:


·知乎


 《晋江这样的合同条款究竟有怎样的法律效益?》


《如何评价微博上面的晋江霸王合同?》(这个主要是看问题描述,里面合同的截图看着比较方便,答案目前是没有的)




·微博


晋江霸王合同长微博(转发)




·JJ论坛


《lk再撕jj新版合同,所以新版合同到底怎么了??》


 《关于新版合同的违约赔偿内容v》


 《【关于合同】所以你们希望合同怎么改?》




可以转发,请随意。

是海星呀:

某俱乐部乒乓球教练,恋童癖猥亵他的学生,从截图看有不少孩子被他害过了,天涯有人扒出来,大家报网警,目前没看到效果,这人现在已经删光微博注销账号,谁来帮帮这些孩子。 ​​​
曝光该人的微博地址在评论,或者直接搜索曝光这个人渣的微博:沐雨_霖墨 
天涯原贴的地址我会贴在评论里,里面更加详细。

希望大家多多转发关注!曝光人渣!!!

一个ID叫喻文州的人在包叶文下面磕粮磕到老泪纵横
……我他妈能说什么

快夸我,快夸我!*罒▽罒*

第一次做多色的(喂你其实连指甲都刚开始做好吗)
希望以后越做越好

坚信

忽然想起去年八月
有一颗叫做沙漠之心的珍宝
和一群满腔热血的战士
让我紧张而又热血沸腾

地中海说
“你是天使,有钱的天使,连屁都是香的。”

希望最后的结局,也是如此

从零开始

我们陪你

今天的朝阳

最好的圈

最近出了好多好多事,所以一直没敢上老福特
但还是忍不住
于是颤颤巍巍的点开了首页
鸟鸣稀疏繁盛再稀疏
天光慢慢变亮
我的心也如今天的太阳
从地平线上慢慢升起
缓慢,但有力量

我没有在首页上看到黑色的话
但都是难凉的热血,和赤子的心

不但是父亲。长辈,甚至后辈都告诉我
“勿在外谈国事”
“明哲保身”

去你的!
你不争,怎么甘心这样!

或许我懦弱,没有主见
担当守护信仰,无论如何
请带上我
这是唯一的请求

我不会害怕,因为有圈里那么好的人
他们都那么好

所以
纵使深埋冰川,也要有一腔热血
是敌是友
不妨一站

http://bbs.jjwxc.com/showmsg.php?board=36&id=19805

少年与狮子

有缘者见

白云黑土

没人觉得他俩像这个嘛

白云黑土

你是白云,我是黑土

记梗

占个tag

看最近好多abo
手痒记一个

就是在龙三到龙四之间,明非分化成了O
结果明非还是敏感体质
只能人工标记
只能找楚子航
(子航差点跟夏弥结合,也是撮合的)
然后俩人高高兴兴的成了炮友(并不)
然而开始是子航先动的请
各种男友力
然而明非没有看出来,只当是炮友
后来龙四来了,子航没了
才懂得要珍惜(早干嘛去了)
之后就各种追


结局是子航回来了,但明非死了
到最后也没有标记成功

补个私设
如果两个人结合了,有一方死了
辣么剩下的人会失去腺体能干的一切事
什么发情啦,标记啦
当然现代医学可以解决了


凯撒a诺诺a
楚子航a路明非o
芬狗……你猜!

Youth and Marriage 完结 一发完

Part1

路明非觉得自己没有以前那么爱楚子航了,可能楚子航也是。

这样说也许不太恰当,也可以说是爱情转变为一种类似于亲情的东西,而路明非还没有习惯接受这种转变。不过结婚也五年了,要还像小年轻一样腻歪在一起,那基本就是精神有问题没得跑了…….

路明非是个孤独又敏感的人,在学校的时候芬狗就笑他跟怀春的小姑娘一样,很容易察觉到别人的情绪和行为。就像他最近察觉到了他俩最近的交流变得少了,生活像计算机编程一样简略刻板。有时候他觉着他俩的生活快跟叔叔婶婶一样了,生活里没有爱情什么事,搞得跟上世纪的革命电影一样。

尤其进了六月中旬以后,楚子航好像更忙了,经常是要十一点后回家的。每天晚上都回家就不可能是任务,那天送楚子航回来还跟他打招呼的那个跟他打招呼的男人显然不是执行部的同事….倒不是怀疑楚子航出轨了,看在楚爸爸的份上他绝对不会这么干。但楚子航好像最近把重心从家里头移出去了,这是让他郁闷的地方。

不过话说回来他俩这玩意能在一起也算奇迹,一个是禁欲主义的闷油瓶,一个是整天沉浸在二次元女神的死宅,完全不一样的两人,刚开学一见面就对上眼凑到一块了。大学一毕业就跑到马塞诸塞结了婚。学校中完美的爱情故事,熟人眼里的奇幻拉郎。不过没有人怀疑它这份感情的牢固,结果就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上摔了个狗啃泥…路明非表示他不想说什么。

沉思了半天之后的路明非断定自己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于是他开始向身边的人咨询。在某个早上他满怀期待的打了电话给他认为他所认为在他周围人里最理智的两个。但诺诺一听就嘿嘿一笑说是不是求欲不满,那头路鸣泽直接说哥哥你嫁我吧,实在不行我娶你。路明非摁了电话直想骂娘,心说这俩人都不靠谱。

于是再三思索后,他……去找了夏弥。说起来超没志气,找老公的前女友去倾诉感情问题什么的,虽然他俩都这么干…..

这当然是题外话,总之他俩像往常一样在咖啡店里见了面。夏弥听了之后一脸生无可恋加不耐烦,大意就是你俩这种问题干啥来问我。但还是像往常一样干掉一杯蓝山后开口:”你俩是碰上什么‘七年之痒’啦,就是要真正成‘一家人’的意思。不是以前的情侣了,相处模式会有很大的改变,蛮多家庭会因为这种转变破裂…“她一看路明非有点炸毛,知道话说重了,忙着转移话题”你也不用担心,你俩不会那样,那种多半是感情不太好的,或者是迷恋对方身上的神秘性的。所以你俩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少走弯路——“

她深吸一口气,盯着路明非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那么,要怎么解决呢?“

 

 

 

 

 

 

Part2

七月初,马塞诸塞清晨正好。微风吹拂起蓝白色的的窗帘,阳光一寸一寸在原木地板上向屋中推进,透出一种无机质的,纯净的美。

两人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窗前吃早餐,但今天有点迷之尴尬。因为好像两个人都有话说。终于在路明非快要喝完牛奶的时候,楚子航终于决定要开口了:

“明非,“

路明非抬抬眉毛,表示他听到了,之后继续消灭煎蛋。楚子航似乎是要斟酌一下用词,犹豫了半天之后蹦出来三字:“有任务。”之后又蹦出来两字:“我们。“

路明非倒是没什么吃惊:“哦,那是卧底还是暗杀?如果是咱俩的话。别是带孩子就行,“说着把最后的煎蛋咽下去,皱皱眉头 ”我讨厌那些问八卦的新人。”

楚子航挑了一下眉:“不是执行部的带新人,是芬格尔被拉斯维加斯的旧敌查到了,诺玛分配我们去解决。”路明非顿时歪眉斜眼:“还不如带孩子呢!都给他擦过五六次屁股了吧。”但路明非向来是嘴上抱怨但照样给你做好:“行子航你把资料发给我吧,几号走?”

楚子航的汤勺停顿了一下,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清表情:“三号。”

 

达拉斯,美国南部最大的城市,其繁华从机场的忙碌情况就能看出来。路明非来过这几次,但总是会感叹一下,但还是任务重要。下了飞机之后路明非就打开地图继续研究路线。

不知道为啥,路明非总觉得这次的行动有点怪。尤其是看到自家的布加迪威龙之后,就深切的觉得更像是旅游而不是任务了,虽然最近的任务基本都是当旅游…..

于是他俩就在公路上开了六天多,开得满身沙土,还晒黑了不少。期间解决了两伙觊觎那辆布加迪威龙的抢劫犯。

白沙国家保护地,多彩沙漠,大峡谷国家公园…路上经过了相当多的景区。大多是路明非第一次来,一路上都很兴奋,每次歇脚都抱回来一大堆纪念品。晚上他们就在公路边搭上帐篷睡觉,闲下来的时候就在火堆边上数星星,路明非就会跟楚子航讲今天他看到什么啦,遇到什么人啦,楚子航也会默默听他说,偶尔也说上两句。等到都没话说了,该睡觉的人就去睡觉,剩下一个人守夜,半夜再去换班。他们一起出任务的时候都是这样。

拍照算是两人的爱好,于是一路上照相机的声音几乎没有间断,等到了拉斯维加斯的时候,路明非已经在路上补了四次胶卷了….路明非也问过楚子航路线的问题,楚子航的回答是“诺玛总是把一切都布置好”。

行程渐远,路明非的心反倒安定下来了,对两人关系的担忧好像也没那么重了。公路旅行确实使身体疲惫,但能净化心灵。路明非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没由头的笑了。

临近夕阳,远远就能看到拉斯维加斯灯火通明。嗨了六天,路明非也挺累了,瞅着亮堂堂的赌城没半分钟就睡过去了。楚子航见他这样,就把座位调到了躺式,之后揉揉路明非的头发,眸子里暖融融的。

跟个孩子一样,楚子航心里念叨着。之后手从头上顺下来,牵过路明非的一只手,单手开车。

结婚以后,如机械般严苛精准的楚子航先生,也养成了不好的习惯呢。

Part3

路明非觉得自己没睡多久,就听着楚子航在叫他“起来了。”之后就觉得手心里头有啥东西抽出去了了。

“师兄你开车习惯不好啊。”路明非用手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打开车门帮着楚子航搬行李,尽是些高端仪器,枪支弹药,只要是走邮递就被查的玩意,有的时候住进旅店都会被查,不过看着服务小妹飞刀削皮的技能,路明非就没有被查的顾虑了。

学院的旅店你怕吗怕。

这六天路明非是真玩疯了,从车上下来就没缓过来,要不是坐电梯还真担心他会不会走错楼层。进房间往床上一躺就又睡过去了,着凉收拾屋子啥的他倒不担心,要说楚子航做饭好他肯定不信,但会照顾人是真的,况且俩大男人又不是来旅游的,酒店又是学校的,把电脑连上网就完事了。

结果这一睡就睡到早上四点,期间还迷迷糊糊的洗了个澡——当然是楚子航帮着的,之后实在困得不行就只穿个裤衩就钻进被窝里接着做春秋大梦,任务啥全忘了。

醒过来路明非才发现他们住的是顶层豪华套房,大大的落地窗向着东面,今天天气特别好,染上金粉的云顺着气流缓缓飘着,远远的地平线上露出一条金红色的弧线,太阳要升起来了。

“起床啦。”后面忽然就传来了爱人低沉的声音,路明非回头一看,楚子航不知何时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看那精神头应该是盯着路明非好久了。

妈的都一把年纪了还跟文艺小女生似的,路明非感到异常羞耻。

不过身为屌丝(前),风雨不动安如山他还是能做到的,慢悠悠的走到床前,俯身低头吻住了爱人的唇。两人唇齿撕磨了一会才分开,路明非略侧身把下巴抵在楚子航的肩上“早安。”爱人也轻轻的回了一声“嗯,早安。”

刚结婚那载,路明非和楚子航有不少撒狗粮的举动,不过只有早安吻坚持到了现在。有一回路明非问他这回能坚持多久,楚子航想了好一会,看着路明非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大概是一辈子”

妈的幸好楚子航不爱说情话,要不然路明非完全招架不住,你说这人咋这么帅呢?

抱了一会,楚子航拍拍路明非的肩“好啦,任务要紧。”说完就回头穿裤子去了。

对,楚子航也是只穿裤衩睡的觉。

路明非忽然想起来了,赶紧回头看窗。太阳已经完全升了起来,黄澄澄的像早上吃的鸡蛋,“唉…”路明非叹了口气,多好的太阳啊,说不定就看不到了呢。

事实证明路明非是实力乌鸦嘴,之后两天天不算阴,可早上的时候云层层叠叠的就是不让你看到太阳。不过路明非已经不在乎太阳了,任务让他在目标赌场找一下线索以及行动路线,准确说就是连上他们的内部网就行。路明非直接在厕所扒开两块瓷砖把破解器按到光缆上,整个过程没超过十分钟。

看着赌场这么漂亮,路明非也想手痒玩一把,可兜里一共也没到一百刀,他无奈去了老虎机,一边按币一边念叨“别给我输光就行啊”

后来路明非的确没输,可面对机器哗哗吐币依然手足无措。之后他又笑嘻嘻按进去币,又是一大堆币吐出来。如此反复,最后他不玩的原因是钱太多了……回旅馆之后路明非哈哈大笑说活动经费有了,然而他没有注意到楚子航抽搐的嘴角。

在第五个晚上,路明非高高兴兴回来时,却看到屋子里空空荡荡,楚子航一人在卧室中心拿着电话,看样子正要打给他。

果然,楚子航看着他就把电话撂下,拉住他的手就往电梯走,边走边说“今天目标突然行动了,看内部消息,正往西南行的公路上开。”路明非听完眉头紧锁“是不是发现我们了,这么突然,先把武器装好。”“拜托楼下停车场装好了,走一步是一步。”等到关了电梯门,正往下走,楚子航才反应过来什么“你今天应该赢钱了?”

“啊,我嫌抱上楼麻烦,就在柜台存上了。”

Part4

还没等路明非反应过来,夏弥就直接说:“你俩就是要一场足足的谈心。”路明非倒是舒了一口气,倒不是说他俩天天聊一聊聊到天亮。他俩当然也有过矛盾,虽然大部分不是通过聊天解决的,但每次聊起来,都是下足了决心撕下脸皮,这事也就能解决了。

没想到他刚放松下来夏弥就给他泼了一把冷水:“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是跟你平常问我的小打小闹也不一样,万一真出岔子你俩真有可能离,妈呀说的我也没底了…”她说着说着头越来越低,手插在头发里把头发弄得一团乱遭,好像真的非常严重。

路明非被她的话吓得又紧张起来,气氛一下子就僵住了,两个人都在思考。过了几分钟,他几乎是小心翼翼的问:“…所以该怎么办呢?”

夏弥继续挠头,这回路明非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了。他正想着要不要自己说点什么,夏弥突然就抬起头来,双手掐住路明非的脸狠狠地捏起来,边捏边说:“气氛啊气氛,不懂吗。你俩有个好气氛就行啊!我让你想了这么久你没想出来吗?我的俩小祖宗啊!”

路明非拍开她的手,边揉吧自己被揉捏的不行的脸边问:“那小祖宗,敢问是啥气氛?”

夏弥嘿嘿一笑:“实在不行就在床上…哎哎哎我错了我的头!”路明非把手拿开像悍匪一样凶狠的说:“气氛。”

“行让我想想,”夏弥整理着头发慢条斯理的说,“刚才不是说过吗你俩脸皮都很薄,但我说的气氛就是说在这种环境下子航他知道你要问什么,他也准备好啦,没有说太排斥的意思。”

“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你想啊你俩都是这么敏感的人,你想到的话那他也差不多了。”她止住路明非要说话的意图:“到那一天就行,别担心,我就是吓你的。”

“真的的,到那一天就好了。”她眨眨眼,就像夏日海滩上的少女。

Part5

上车之后打开电脑,他们发现目标只坐一辆吉普向市区外开去,车速不快,只有大约四十多公里的样子。事不宜迟,他们马上追了过去。在夜晚银色的布加迪威龙有如流星在公路上闪过,向远处行进。路明非注意到周围越来越荒芜,道路也变得破旧起来。

黑夜让他们警觉起来。路明非把背后的短肋刀抽出来,刀刃锋利如旧。他转头问楚子航:“你觉得他要跟我们谈判吗,这么僻静的地方。”楚子航眯眯眼,没说什么,但路明非看到他踢了踢脚箱,童子切弹了出来,楚子航把它横放在腿上。

任务里永远都有变数,别信敌人。

过了一会,两人看到了前面的车灯,楚子航踩下了油门,很快就追了上去,只见有个中年男人探出身来向他们招手,一脸笑眯眯的样子。路明非在嘴里嘟嘟囔囔:“大哥可别,这要在中国正开车呢还这样犯法扣分知道不……”

男人突然不笑了,有一种相当疯狂的神情看着他们。之后吉普车的天窗开了起来,从车里伸出一架机械,楚子航一把按住路明非的头。

“卧倒!”

两枪子弹精准的打中了布加迪威龙的前车盖,可只是打破了车漆,前盖连凹变也没有,吉普车里的人有点懵逼。

路明非连滚带爬地把车调成自行模式,拉上防弹蓬,也一脸懵逼的看着楚子航身上的伤。

鬼知道他们会带着机枪!好容易贴着前玻璃挨过了子弹,路明非加速冲到了吉普的并排, 楚子航想跳到车顶上解决掉他们,可谁也没想到副驾驶上有人放黑枪。幸亏楚子航躲闪及时,要不然掉下车都算轻的了,可就算这样还是擦到了肩膀上的血管。

路明非认命的叹息了一声,先是把车速调到了一百四,之后给楚子航包扎伤口。现在他被磨的只有在俩人受伤的时候才会唠叨了:“说让你小心你还不听,你这要是遇上了奥丁那种你还敢这么冲?行行行我知道你也敢那么冲,可好歹咱俩结婚了是不是?也说好了要领养了是不是,你一大把年纪别像十八九岁的小年轻一样了行不行?”楚子航受伤是从不出声,为的就是不让人心疼,可越是这样路明非就越心疼。有一回楚子航为了救他手差点没断了,可还是先给他检查一遍,路明非气得差点没笑出来。

处理完之后路明非还是心疼得不行,捧着楚子航的脸就要吻下去。

彭——

要不是楚子航护着他的头,估计路明非的头上得撞出一个洞来,两个人对于他们有微型燃烧弹已经毫不惊奇了。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路明非一脸阴沉,死死的盯着旁边车里的人。卡塞尔学院的传统有很多,路明非最喜欢的一点就是护短。他回头看着楚子航一连坚定,楚子航也默契的开口:“没事,我驾驶也是A。”

卡塞尔学院还有另一大传统,那就是清奇的装备。装备部的确是炸弹人集中营,可任何经他们手的装备都会变成史诗级的,原来就是史诗级的能给你进化到传说级的。就比如说这辆骚包的布加迪威龙,谁也不知道这是个移动的武器库。当路明非架起两架加特林的时候,吉普车里的人仿佛看到了恶魔的笑容。

Part6

无论什么时候,日出前头最后的那一段永远是最冷的。路明非撑着刚才还滚烫的枪管,嘴里呼出一口热气。跑车还在急驰。耳边掠过虫鸣和石子与路面摩擦的声音,声音单调而又不断变换,没由头的让人心安。他盯着黑咚咚的天,眼神迷离的马上就要睡去。

可安眠曲里又出来一种新的声音,海浪的声音。声音轻柔和缓,但听得愈来愈清晰,不断拍打着心脏。像是受到了什么感召,路明非强撑着睁开了眼,理好刚才起身时被弄乱的爱人的外套,向着前方看去。

太阳升起来了。

不知不觉车开到了沙滩,前方就是青碧色的大海。太阳远远的就从天的另一边升了起来,海水通透倒好像水下都映出浅浅的光,整个海都梦幻起来。刚出来的太阳是暖暖浅浅的黄色,周围有着一圈红色的光,这是难得一见的景色,因为伴着一缕紫霞的消逝,颜色也发生了改变。

刚才还只是融暖一小边天地的光芒迅速扩张起来,与黑夜相互交融,整片天都换成了新的颜色。不属于黑夜,也不像太阳,就是干干净净的,只能被叫做“日出”的颜色。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而人成为一体。

                                                创世纪 2:18-24

 

 

“对不起”,耳边又传来楚子航的声音。还没等路明非反应过来,楚子航便急切地抓着他的手,像是要说的很多,但最后只憋出一句话:“我.....本来是想…..让你看这片海…...”

“只要时候到了哦”路明非脑海里突然又闪过夏弥的话,忽然就了然了。

去他妈的任务,去他妈的谈心,都是提前设的局。夏弥找他谈心是为了让他打好心理,这次任务也不过是舒缓心情,路明非甚至怀疑之前送楚子航回来的男人也是什么旅游向导。所有的不过是为了为了眼前的景色打好底子。

楚子航早就问过夏弥了,这个沉默寡言又深情的男人,以他可以最浪漫的方式,向他最深爱的人展露了自己的心。路明非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从心里一直往上溢,马上就要溢出眼眶。

“还有”楚子航又发话了,但没有了犹豫。他就盯着路明非的眼睛,认真地说“今天是七月十七号,生日快乐。”

眼泪哗啦哗啦就掉下来了。路明非狠狠的把楚子航的肩掰正,近乎于虔诚的在他的额上轻吻。之后搂着楚子航的肩膀向太阳微笑,

“啊,生日快乐!”




懒癌真是难治,磨磨蹭蹭终于出来了

Youth and Marriage 4

啊……开学……

啊……作业……
 

这俩玩意加起来就是作孽……




Part4

还没等路明非反应过来,夏弥就直接说:“你俩就是要一场足足的谈心。”路明非倒是舒了一口气,倒不是说他俩天天聊一聊聊到天亮。他俩当然也有过矛盾,虽然大部分不是通过聊天解决的,但每次聊起来,都是下足了决心撕下脸皮,这事也就能解决了。

没想到他刚放松下来夏弥就给他泼了一把冷水:“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是跟你平常问我的小打小闹也不一样,万一真出岔子你俩真有可能离,妈呀说的我也没底了…”她说着说着头越来越低,手插在头发里把头发弄得一团乱遭,好像真的非常严重。

路明非被她的话吓得又紧张起来,气氛一下子就僵住了,两个人都在思考。过了几分钟,他几乎是小心翼翼的问:“…所以该怎么办呢?”

夏弥继续挠头,这回路明非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了。他正想着要不要自己说点什么,夏弥突然就抬起头来,双手掐住路明非的脸狠狠地捏起来,边捏边说:“气氛啊气氛,不懂吗。你俩有个好气氛就行啊!我让你想了这么久你没想出来吗?我的俩小祖宗啊!”

路明非拍开她的手,边揉吧自己被揉捏的不行的脸边问:“那小祖宗,敢问是啥气氛?”

夏弥嘿嘿一笑:“实在不行就在床上…哎哎哎我错了我的头!”路明非把手拿开像悍匪一样凶狠的说:“气氛。”

“行让我想想,”夏弥整理着头发慢条斯理的说,“刚才不是说过吗你俩脸皮都很薄,但我说的气氛就是说在这种环境下子航他知道你要问什么,他也准备好啦,没有说太排斥的意思。”

“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你想啊你俩都是这么敏感的人,你想到的话那他也差不多了。”她止住路明非要说话的意图:“到那一天就行,别担心,我就是吓你的。”

“真的的,到那一天就好了。”她眨眨眼,就像夏日海滩上的少女。

上车之后打开电脑,他们发现目标只坐一辆吉普向市区外开去,车速不快,只有大约四十多公里的样子。事不宜迟,他们马上追了过去。在夜晚银色的布加迪威龙有如流星在公路上闪过,向远处行进。路明非注意到周围越来越荒芜,道路也变得破旧起来。

黑夜让他们警觉起来。路明非把背后的短肋刀抽出来,刀刃锋利如旧。他转头问楚子航:“你觉得他要跟我们谈判吗,这么僻静的地方。”楚子航眯眯眼,没说什么,但路明非看到他踢了踢脚箱,童子切弹了出来,楚子航把它横放在腿上。

任务里永远都有变数,别信敌人。

过了一会,两人看到了前面的车灯,楚子航踩下了油门,很快就追了上去,只见有个中年男人探出身来向他们招手,一脸笑眯眯的样子。路明非在嘴里嘟嘟囔囔:“大哥可别,这要在中国正开车呢还这样犯法扣分知道不……”

男人突然不笑了,有一种相当疯狂的神情看着他们。之后吉普车的天窗开了起来,从车里伸出一架机械,楚子航一把按住路明非的头。

“卧倒!”

(第一大段接的是和夏弥的谈话)

Youth and Marriage 3

几次变更题目我也是蛮够的……
并且在ooc的路上越跑越远……

Part3

路明非觉得自己没睡多久,就听着楚子航在叫他“起来了。”之后就觉得手心里头有啥东西抽出去了了。

“师兄你开车习惯不好啊。”路明非用手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打开车门帮着楚子航搬行李,尽是些高端仪器,枪支弹药,只要是走邮递就被查的玩意,有的时候住进旅店都会被查,不过看着服务小妹飞刀削皮的技能,路明非就没有被查的顾虑了。

学院的旅店你怕吗怕。

这六天路明非是真玩疯了,从车上下来就没缓过来,要不是坐电梯还真担心他会不会走错楼层。进房间往床上一躺就又睡过去了,着凉收拾屋子啥的他倒不担心,要说楚子航做饭好他肯定不信,但会照顾人是真的,况且俩大男人又不是来旅游的,酒店又是学校的,把电脑连上网就完事了。

结果这一睡就睡到早上四点,期间还迷迷糊糊的洗了个澡——当然是楚子航帮着的,之后实在困得不行就只穿个裤衩就钻进被窝里接着做春秋大梦,任务啥全忘了。

醒过来路明非才发现他们住的是顶层豪华套房,大大的落地窗向着东面,今天天气特别好,染上金粉的云顺着气流缓缓飘着,远远的地平线上露出一条金红色的弧线,太阳要升起来了。

“起床啦。”后面忽然就传来了爱人低沉的声音,路明非回头一看,楚子航不知何时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看那精神头应该是盯着路明非好久了。

妈的都一把年纪了还跟文艺小女生似的,路明非感到异常羞耻。

不过身为屌丝(前),风雨不动安如山他还是能做到的,慢悠悠的走到床前,俯身低头吻住了爱人的唇。两人唇齿撕磨了一会才分开,路明非略侧身把下巴抵在楚子航的肩上“早安。”爱人也轻轻的回了一声“嗯,早安。”

刚结婚那载,路明非和楚子航有不少撒狗粮的举动,不过只有早安吻坚持到了现在。有一回路明非问他这回能坚持多久,楚子航想了好一会,看着路明非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大概是一辈子”

妈的幸好楚子航不爱说情话,要不然路明非完全招架不住,你说这人咋这么帅呢?

抱了一会,楚子航拍拍路明非的肩“好啦,任务要紧。”说完就回头穿裤子去了。

对,楚子航也是只穿裤衩睡的觉。

路明非忽然想起来了,赶紧回头看窗。太阳已经完全升了起来,黄澄澄的像早上吃的鸡蛋,“唉…”路明非叹了口气,多好的太阳啊,说不定就看不到了呢。

事实证明路明非是实力乌鸦嘴,之后两天天不算阴,可早上的时候云层层叠叠的就是不让你看到太阳。不过路明非已经不在乎太阳了,任务让他在目标赌场找一下线索以及行动路线,准确说就是连上他们的内部网就行。路明非直接在厕所扒开两块瓷砖把破解器按到光缆上,整个过程没超过十分钟。

看着赌场这么漂亮,路明非也想手痒玩一把,可兜里一共也没到一百刀,他无奈去了老虎机,一边按币一边念叨“别给我输光就行啊”

后来路明非的确没输,可面对机器哗哗吐币依然手足无措。之后他又笑嘻嘻按进去币,又是一大堆币吐出来。如此反复,最后他不玩的原因是钱太多了……回旅馆之后路明非哈哈大笑说活动经费有了,然而他没有注意到楚子航抽搐的嘴角。

在第五个晚上,路明非高高兴兴回来时,却看到屋子里空空荡荡,楚子航一人在卧室中心拿着电话,看样子正要打给他。

果然,楚子航看着他就把电话撂下,拉住他的手就往电梯走,边走边说“今天目标突然行动了,看内部消息,正往西南行的公路上开。”路明非听完眉头紧锁“是不是发现我们了,这么突然,先把武器装好。”“拜托楼下停车场装好了,走一步是一步。”等到关了电梯门,正往下走,楚子航才反应过来什么“你今天应该赢钱了”

“啊,我嫌抱上楼麻烦,就在柜台存上了。”

Youth and Marriage (短\HE\老夫老妻)

本来这是一个大长篇,讲的是没有龙族的世界,卡塞尔是个特工学校。路明非还是怂蛋,前面也一样,不一样的是在厕所发现他的是楚子航…
但因为懒癌
没有写






Part2

七月初,马塞诸塞清晨正好。微风吹拂起蓝白色的的窗帘,阳光一寸一寸在原木地板上向屋中推进,透出一种无机质的,纯净的美。

两人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窗前吃早餐,但今天有点迷之尴尬。因为好像两个人都有话说。终于在路明非快要喝完牛奶的时候,楚子航终于决定要开口了:

“明非,“

路明非抬抬眉毛,表示他听到了,之后继续消灭煎蛋。楚子航似乎是要斟酌一下用词,犹豫了半天之后蹦出来三字:“有任务。”之后又蹦出来两字:“我们。“

路明非倒是没什么吃惊:“哦,那是卧底还是暗杀?如果是咱俩的话。别是带孩子就行,“说着把最后的煎蛋咽下去,皱皱眉头 ”我讨厌那些问八卦的新人。”

楚子航挑了一下眉:“不是带孩子,是芬格尔被拉斯维加斯的旧敌查到了,诺玛分配我们去解决。”路明非顿时歪眉斜眼:“还不而带孩子呢!都给他擦过五六次屁股了吧。”但路明非向来是嘴上抱怨:“行子航你把资料发给我吧,几号走?”

楚子航的汤勺停顿了一下,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清表情:“三号。”

 

达拉斯,美国南部最大的城市,其繁华从机场的忙碌情况就能看出来。路明非来过这几次,但总是会感叹一下,但还是任务重要。下了飞机之后路明非就打开地图继续研究路线。

不知道为啥,路明非总觉得这次的行动有点怪。尤其是看到自家的布加迪威龙之后,就深切的觉得更像是旅游而不是任务了,虽然最近的任务基本都是当旅游…..

于是他俩就在公路上开了六天多,开得满身沙土,还晒黑了不少。期间解决了两伙觊觎那辆布加迪威龙的抢劫犯。

白沙国家保护地,多彩沙漠,大峡谷国家公园…路上经过了相当多的景区。大多是路明非第一次来,一路上都很兴奋,每次歇脚都抱回来一大堆纪念品。晚上他们就在公路边搭上帐篷睡觉,闲下来的时候就在火堆边上数星星,路明非就会跟楚子航讲今天他看到什么啦,遇到什么人啦,楚子航也会默默听他说,偶尔也说上两句。等到都没话说了,该睡觉的人就去睡觉,剩下一个人守夜,半夜再去换班。他们一起出任务的时候都是这样。

拍照算是两人的爱好,于是一路上照相机的声音几乎没有间断,等到了拉斯维加斯的时候,路明非已经在路上补了四次胶卷了….路明非也问过楚子航路线的问题,楚子航的回答是“诺玛总是把一切都布置好”。

行程渐远,路明非的心反倒安定下来了,对两人关系的担忧好像也没那么重了。公路旅行确实使身体疲惫,但能净化心灵。路明非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没由头的笑了。

临近夕阳,远远就能看到拉斯维加斯灯火通明。嗨了六天,路明非也挺累了,瞅着亮堂堂的赌城没半分钟就睡过去了。楚子航见他这样,就把座位调到了躺式,之后揉揉路明非的头发,眸子里暖融融的。

跟个孩子一样,楚子航心里念叨着。之后手从头上顺下来,牵过路明非的一只手,单手开车。

结婚以后,如机械般严苛精准的楚子航先生,也养成了不好的习惯呢。


总觉得自己在ooc…

Youth and Marriage

这里君生,清水向,特工AU,老夫老妻模式,无血统能力。其中有家庭伦理的探讨,不喜勿入。

 

 

  Part1

路明非觉得自己没有以前那么爱楚子航了,可能楚子航也是。

这样说也许不太恰当,也可以说是爱情转变为一种类似于亲情的东西,而路明非还没有习惯接受这种转变。不过结婚也五年了,要还像小年轻一样腻歪在一起,那基本就是精神有问题没得跑了…….

路明非是个孤独又敏感的人,在学校的时候芬狗就笑他跟怀春的小姑娘一样,很容易察觉到别人的情绪和行为。就像他最近察觉到了他俩最近的交流变得少了,生活像计算机编程一样简略刻板。有时候他觉着他俩的生活快跟叔叔婶婶一样了,生活里没有爱情什么事,搞得跟上世纪的革命电影一样。

尤其进了六月中旬以后,楚子航好像更忙了,经常是要十一点后回家的。每天晚上都回家就不可能是任务,那天送楚子航回来还跟他打招呼的那个跟他打招呼的男人显然不是执行部的同事….倒不是怀疑楚子航出轨了,看在楚爸爸的份上他绝对不会这么干。但楚子航好像最近把重心从家里头移出去了,这是让他郁闷的地方。

不过话说回来他俩这玩意能在一起也算奇迹,一个是禁欲主义的闷油瓶,一个是整天沉浸在二次元女神的死宅,完全不一样的两人,刚开学一见面就对上眼凑到一块了。大学一毕业就跑到马塞诸塞结了婚。学校中完美的爱情故事,熟人眼里的奇幻拉郎。不过没有人怀疑它这份感情的牢固,结果就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上摔了个狗啃泥…路明非表示他不想说什么。

沉思了半天之后的路明非断定自己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于是他开始向身边的人咨询。在某个早上他满怀期待的打了电话给他认为他所认为在他周围人里最理智的两个。但诺诺一听就嘿嘿一笑说是不是求欲不满,那头路鸣泽直接说哥哥你嫁我吧,实在不行我娶你。路明非摁了电话直想骂娘,心说这俩人都不靠谱。

于是再三思索后,他……去找了夏弥。说起来超没志气,找老公的前女友去倾诉感情问题什么的,虽然他俩都这么干…..

这当然是题外话,总之他俩像往常一样在咖啡店里见了面。夏弥听了之后一脸生无可恋加不耐烦,大意就是你俩这种问题干啥来问我。但还是像往常一样干掉一杯蓝山后开口:”你俩是碰上什么‘七年之痒’啦,就是要真正成‘一家人’的意思。不是以前的情侣了,相处模式会有很大的改变,蛮多家庭会因为这种转变破裂…“她一看路明非有点炸毛,知道话说重了,忙着转移话题”你也不用担心,你俩不会那样,那种多半是感情不太好的,或者是迷恋对方身上的神秘性的。所以你俩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少走弯路——“

她深吸一口气,盯着路明非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那么,要怎么解决呢?“

Youth and Marriage(短/HE/老夫老妻)

这里君生,清水向,特工AU,老夫老妻模式,无血统能力。其中有家庭伦理的探讨,不喜勿入。

 

 

  Part1

路明非觉得自己没有以前那么爱楚子航了,可能楚子航也是。

这样说也许不太恰当,也可以说是爱情转变为一种类似于亲情的东西,而路明非还没有习惯接受这种转变。不过结婚也五年了,要还像小年轻一样腻歪在一起,那基本就是精神有问题没得跑了…….

路明非是个孤独又敏感的人,在学校的时候芬狗就笑他跟怀春的小姑娘一样,很容易察觉到别人的情绪和行为。就像他最近察觉到了他俩最近的交流变得少了,生活像计算机编程一样简略刻板。有时候他觉着他俩的生活快跟叔叔婶婶一样了,生活里没有爱情什么事,搞得跟上世纪的革命电影一样。

尤其进了六月中旬以后,楚子航好像更忙了,经常是要十一点后回家的。每天晚上都回家就不可能是任务,那天送楚子航回来还跟他打招呼的那个跟他打招呼的男人显然不是执行部的同事….倒不是怀疑楚子航出轨了,看在楚爸爸的份上他绝对不会这么干。但楚子航好像最近把重心从家里头移出去了,这是让他郁闷的地方。

不过话说回来他俩这玩意能在一起也算奇迹,一个是禁欲主义的闷油瓶,一个是整天沉浸在二次元女神的死宅,完全不一样的两人,刚开学一见面就对上眼凑到一块了。大学一毕业就跑到马塞诸塞结了婚。学校中完美的爱情故事,熟人眼里的奇幻拉郎。不过没有人怀疑它这份感情的牢固,结果就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上摔了个狗啃泥…路明非表示他不想说什么。

沉思了半天之后的路明非断定自己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于是他开始向身边的人咨询。在某个早上他满怀期待的打了电话给他认为他所认为在他周围人里最理智的两个。但诺诺一听就嘿嘿一笑说是不是求欲不满,那头路鸣泽直接说哥哥你嫁我吧,实在不行我娶你。路明非摁了电话直想骂娘,心说这俩人都不靠谱。

于是再三思索后,他……去找了夏弥。说起来超没志气,找老公的前女友去倾诉感情问题什么的,虽然他俩都这么干…..

这当然是题外话,总之他俩像往常一样在咖啡店里见了面。夏弥听了之后一脸生无可恋加不耐烦,大意就是你俩这种问题干啥来问我。但还是像往常一样干掉一杯蓝山后开口:”你俩是碰上什么‘七年之痒’啦,就是要真正成‘一家人’的意思。不是以前的情侣了,相处模式会有很大的改变,蛮多家庭会因为这种转变破裂…“她一看路明非有点炸毛,知道话说重了,忙着转移话题”你也不用担心,你俩不会那样,那种多半是感情不太好的,或者是迷恋对方身上的神秘性的。所以你俩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少走弯路——“

她深吸一口气,盯着路明非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那么,要怎么解决呢?“

萌新在瑟瑟发抖……